首页 > 医药卫生 > 正文

“ 五一”专访全国劳模汤一新

时间:2021-05-02 12:01:29 来源:香港卫视西部新闻中心 编辑:刘世彬


编者按:

劳动模范是劳动者的旗帜,是民族的精英、国家的脊梁、社会的中坚、时代的骄傲、人民的楷模。他们的思想和行动凝聚着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体现了与时俱进的时代精神。他们是全国各族人民学习的榜样。

要让劳动光荣、创造伟大成为铿锵的时代强音,让劳动最光荣、劳动最崇高、劳动最伟大、劳动最美丽蔚然成风,用劳动托起中国梦。 

今天要为大家介绍的,正是有着这样情怀的人,我们特在“五一”节对他进行专访。中国中西医结合泰斗、原周恩来总理医疗小组专家吴咸中院士曾评价他是“中医学者中的科学家”。他,就是全国劳模、四川省乐山市中医医院主任中医师汤一新。  

香港卫视西部新闻中心成都讯(记者 刘世彬) 汤教授您好!时间过得好快,我以乐山电视台记者的身份采访您的场景已经过去好多年。今天是五一劳动节,我以香港卫视西部新闻中心记者的身份来乐山采访您,感到很荣幸。我有两个问题:

第一:您的医德、医术有口皆碑,早已远近闻名。您曾被四川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时任乐山市委书记彭琳评价:“乐山有三宝,一是乐山大佛,二是峨眉山,三是汤老”;被乐山市长张彤称赞为“乐山的名牌”。您既是四川省学术和技术带头人、中医内科史上第一个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又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中共中央国务院表彰的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劳动模范)。近几年来,更是“德厚乡梓,名出夔门,高行励节,医名远播”。我听说您在2019那一年内,就获评“四川省大美医者”、“首届四川省最美科技工作者”、“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四川省十佳医生”、“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获颁者”。这在医学界不能不说非常罕见。您不仅是中医“脾阴论”和“疗效论”的创建者,您的“疗效是检验医学医术的根本标准”科学命题,还被桂林建成全国第一个医训地标“定海神针”,广西恭城瑶族自治县为您建起了中华脾阴学派传承基地,浙江黄岩、山东青岛等地也有传承,得到《中国中医药报》《健康报》《人民日报》等很多媒体的报道。您的学术造诣何以如此深厚,获得的荣誉令人叹为观止?

汤一新:其实,一切都在自然中。作为一个普通劳动者,我们只要自觉地把个人梦和中国梦结合在一起,把党和国家提出的战略目标化为自己的自觉行动,就能在劳动中发现广阔的天地,在劳动中展现风采,体现价值,感受快乐。但问耕耘,不问收获,许多收获是自然来到的。得之不必喜,失之不足忧。 

刘世彬:第二,在2020年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的初期,您率先提出了“中医药就是治疗新冠肺炎的特效药”。据说还以新冠抗疫为背景,写就著作《大国仁术》,为弘扬中医药发出了振聋发聩的呼喊,被人民卫生出版社作为“献给中国共产党一百周年华诞”的重点图书。您当时为什么敢于作出这种判断?后来为什么要撰写《大国仁术》?

汤一新:2020年2月,在严重的疫情压得人们喘不过气的时候,“新冠肺炎没有特效药”的过度宣传给全国疫情增添了浓浓的阴霾。在我居住的四川省乐山市,有人看到一位外国朋友来中国帮助抗疫的消息竟然失声高呼:“这下中国人有救了!”我陷入了沉思。

我从事中医药工作几十年,对中医药的价值了如指掌,懂得中国人不必祈求西方的认可,不能因西医没有特效药,就误导人们忽略中医药的特效。我们知道,当某种未知病毒袭来的时候,即使不知道它是何方妖孽,中医药也能通过对人体的调节,置它于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而且,新冠肺炎用中医药治疗,当时已经彰显出特效,中科院仝小林院士带领的中医药治疗组,有效率甚至达到了97.78%。理论根基和现实的结果,都为我作出“中医药就是治疗新冠肺炎的特效药”的判断提供了底气。之后,我和相关的团队在多地的一系列临床实践,更继续证明了这个判断的科学性。“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2020年2月16日,在“新冠肺炎没有特效药”的乌云恐怖严重笼罩的特殊背景下,我在网络讲座中,喊出了“中医药就是治疗新冠肺炎的特效药”,向还在反对中医药介入新冠肺炎治疗的同道和权威呼唤:“救命比正确更重要,放手让中医药参与新冠抗疫,让疫情早日平息吧!”我六岁的小外孙突然插入镜头在旁高呼“武汉加油!中国必胜!”网友评论:“那小孩好可爱!”一石激起千层浪,讲座被收载“今日头条”,3天内网络点击量逼近50万。在这只有2,000多字的讲座下,热情的观众们写下了10万多字的留言,支持率96.3%。我认为无论支持还是反对,都表现出对人民健康和中医药的关注和关心。之后,我顺势作了系列讲座,圈下粉丝数百万。我从一个临床医生的角度,针对民众关心的问题作深入浅出的解答,希望能为新冠抗疫作出一份微薄的贡献,特地关注了互联网上的相关消息。结果发现:中医药拼命奉献并受到人民热爱,却有人在背后大放冷枪。某些“公知”和“权威”与中医药无冤无仇,祖祖辈辈享受着中医药的恩惠,现在却欲置中医药于死地而后快。我从不轻易怀疑他人的品德。我知道反中医者中绝大多数也是好人,只是他们应当了解的民族医药知识及其价值,少了透彻的解读,致使他们对中医药的认识,处于一是空白,二是模糊,三是黑白颠倒的空间和境界。然而,只要踏进了那第三境界,受其蛊惑,要他不反中医都难。而且是打着维护科学的旗号。  

于是,不管是热爱中华民族的人民大众,包括官员和百姓,或者是误入歧途的“聋人”和“浪子”,都需要正确的宣导去“玉宇澄清万里埃”,明了中华民族5000年屹立不倒的勇气、底气和硬气的根基之所在。于是,为中华民族优秀文化发声,成为时代的召唤;秉笔直书,是中华子孙的责任。“也许,我注定是一种开始”——这是应有的社会担当。

我是中医药直接的受益者之一。中医药杰出的临床疗效,使我在近50年的中医药工作中治愈了数不胜数的患者。对中医药感恩戴德的人民大众一次次把对中医药的厚爱,转移到从事“望、闻、问、切”的临床工作者身上,把我送上了中国劳动者荣誉的高峰。2006年,我被授予“全国五一劳动奖章”,成为当年五一奖章获颁者中全国唯一的临床中医。2015年,我又被党中央、国务院授予“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劳模)称号,有幸于当年4月28日走进北京人民大会堂表彰大会,亲聆习近平总书记表彰:“你们是坚持中国道路,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的楷模,全国亿万劳动人民的杰出代表。”作为难得的具备诸多优势的发声者之一,我不勇挑这副重担,对不起成千上万患者的信任,对不起承载着全国劳动者的最高荣誉、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批准颁发的这枚金灿灿的奖章。

刘世彬:好!您让我们更加懂得了什么叫做职责,什么叫做担当,什么叫做荣誉。再次祝贺您!谢谢您!

责编:林真福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