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制社会 > 正文

香港记协还能“存活”多久?

时间:2021-08-12 23:51:58 来源:香港卫视 编辑:gangshiwang
香港记者协会(以下简称记协)在其宗旨中宣称,“多年来贯彻始终,致力维护新闻自由及新闻操守。作为记者工会,我们以记者的利益为依归,除争取改善工作环境外,并着眼消除所有不合理的采访障碍。”打着维护新闻自由旗号的记协,长期以来以无冕之王自居,游走于法律缝隙间,利用其特殊的身份与社会地位,公然挑战法庭裁决,妨碍司法公正,明目张胆地为黑暴张目,肆无忌惮地攻击警方依法执法,有恃无恐地攻击香港国安法,无法无天地污蔑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香港事务的各种决定,直接挑战并质疑否定中央全面管治权。香港记协俨然已成为蚕食侵蚀香港新闻自由的“毒瘤”。今时今日的记协,究竟是无冕之王还是无法之王?

 

2021年7月21日,针对《苹果日报》多名高层被捕,护主心切的记协发表声明称,近月《苹果日报》先后已有多名高层及总编辑被捕,但该报早于6月尾已经停运。记协对当局一再针对同一机构的新闻工作者表示愤慨,亦对警方拘捕一间已停运的传媒机构前员工感震惊及不解。记协并指责警方国安处的依法执法行动是“向业界散播白色恐怖”,记协对该等被捕人士涉嫌勾结外部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的控罪只字不提,反倒是无理要求警方国安处向他们解释新闻及出版工作到底如何能够危及国家安全。记协多年来本末倒置颠倒黑白的行事手法,在黎智英《苹果日报》一案上演绎的淋漓尽致。

6月28日,记协又无病呻吟地发出声明,就《852邮报》下架影片及《Winandmac Media》取消在港的商业注册一事表示极度忧虑,认为事件反映香港的“白色恐怖”无处不在,已笼罩新闻业界。记协此番作为可谓胆大包天,公然污蔑攻击香港国安法导致白色恐怖。声明又称,这极大程度是由于执法机关没有清楚解释执法准则,令传媒无法安心营运,最终将彻底破坏第四权的监察角色。一贯善于玩弄文字游戏的记协,面对白纸黑字的香港国安法,居然声称不清楚国安法的执法准则,如此谎言,有人会信吗?面对法律装糊涂装傻装幼稚,这就是记协规避法律制裁的拿手好戏。

6月23日,长期靠哗众取宠地编造假新闻、煽惑鼓动仇视仇恨内地及中央政府、丧心病狂地撕裂社会制造社会对抗的《苹果日报》,其管理层根据壹传媒有限公司董事会决定即时停止运作,24日出版最后一份实体报纸;网站亦将于午夜后停止更新及运作。对此,记协即时发布声明表示“极度痛心”,并向包括涉嫌触犯香港国安法的苹果各位同业致敬。声明竟然称,“《苹果》结束,不论对于业界,以至全香港,其损失均难以量度。”记协如丧考妣般的声明,与港大学生会评议会对杀警凶手的致敬与哀悼如出一辙。问题是,港大学生会评议会的那班混账事后尚且知道道歉,尽管如此,港大校方昨日依然决定,拒绝这班人进入港大校园。而记协迄今安然无恙,依然高高在上,更加洋洋得意,一幅难奈我何的嘴脸。

4月15日,《香港国安法》生效后,港府举办首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警务处处长邓炳强会见传媒时指,外国势力会利用香港媒体及代理人,“蛊惑人心”向市民植入“反中思想”。邓炳强的言论无非是切中时弊,刺中某些人的短处痛处。做贼心虚的记协当即于晚上发出声明,用一贯趾高气扬蛮横无理的陈词滥调,强烈谴责邓炳强,批评邓炳强“在毫无实质证据下大放厥词”,向传媒作出无理指控,竟然放肆要求邓炳强收回有关言论,停止踩踏及伤害新闻业界。声明还延续修例风波期间记协一贯的荒谬偏颇立场,要求警方向所有受伤、受辱记者公开道歉;立即停止作出无真凭实据的“假记者”及“假记者证”指控及交出具体改善方案,不再空谈检讨。记协的有恃无恐与荒诞不羁已经到了触目心惊的程度。记协的厥词难道还不够大么。

2020年11月3日,港台编辑蔡玉玲以不正当资料做车辆查册,涉嫌违反《道路交通条例》,被警方逮捕控罪。记协发声明称“极度震惊及愤怒”,批评警方打压采访自由,要求立即放人。贼喊捉贼的记协居然批评警方的行动横蛮无理及荒诞。记协指鹿为马地表示,追查事件真相属传媒天职,过去不少涉及重大公众利益的报道,包括政府高官僭建及选举舞弊等事件,均透过查册方式揭露,而查车牌亦为记者常用的调查方法。记协反指警方滥用《道路交通条例》打压正常采访行为,势必摧毁新闻自由,造成寒蝉效应。新闻自由是记协的最好的“金字招牌”,记协口中的新闻自由已经完全超越了法律的界限,到了无法无天的境界。记协食髓知味,深知只要扛起新闻自由的旗帜,自己就是正义的化身,就是无坚不摧的变形金刚,就是连法律法制也无可奈何的无冕之王。

2020年9月20,记协发表联合声明,抗议警方单方面修订“传媒代表”定义。声称警方如今在完全没有讨论及谘询的情况下单方面作出如此重大的修订,一手破坏双方建立多年的关系。要求警方取消是项修订,否则会采取一切可行、必要措施回应。随着社会的发展,各种网络媒体如雨后春笋般应运而生,何为传媒?何谓媒体?确实有必要在符合现行法律与社会现实需要的前提下重新厘定确定,这也是社会各界包括传媒行业共同的心声。为什么涉及到行业的规范规管,就自然而然地遭到记协声嘶力竭的反对呢?很简单,正是记协同道中人的煽惑鼓吹,才导致香港媒体生态失衡泛滥,大量滥竽充数的假媒体单单靠谣言谎言等假新闻,煽惑仇恨,煽惑对抗,鼓吹所谓的“革命”,博取点击量,博取市民眼球,记协不但默认默许,更是助纣为虐,乐见其成,以期成为记协对抗政府反对中央的马前卒与帮凶。

众所周知,记协的一大特权就是可以随意滥发记者证,任何一个人只要交付150元入会,就可以申办得到记协颁发的记者证,修例风波期间街头“记者”比示威人群还多的滑稽场面,一再登上BBC、CNN等国际媒体版面,并且成为国际反华势力夸大香港乱象的有力证据。亦因此,社会各界多次呼吁并要求政府收回记者发牌权,实施严格的资格审查,确保香港媒体运作的高水准,以提升新闻专业水准,捍卫真正的新闻自由。面对有可能失去的特权,记协于2020年5月20日发声明表示,任何筛选记者制度,将严重危害新闻自由,协会将坚决反对任何相关建议。声明又称,“任何新闻组织或团体同意类似制度,将等同放任政府收窄采访自由,亲手扼杀香港的新闻自由。抹黑传媒,形同在伤口上洒盐。”记协的此番表白,除了新闻自由的借口托辞外,并无任何实质的内容。在记协眼中,滥竽充数,良莠不齐,以次充好,鱼目混珠,就是最好的自由,就是最大最好的新闻自由,而必要必须的严格管理,反倒成了破坏新闻自由。而对记协的任何质疑,就会被视为是抹黑传媒,就会招致记协发动《苹果日报》等黑媒黄媒口诛笔伐的声讨围攻。

2019年11月20日,记协对警方限制记者进出理工大学采访及拘捕记者表示极度失望,并表示“目前最少有13名校媒及网媒记者被捕”。声明称,对于警方连日封锁理工大学及一带道路行动中,对新闻及采访自由之连串限制,表示极度失望。记协声明闪烁其词地指控前线警员滥权,甚至声称3名记者被胡椒枪近距射击。接下来,记协又煞有其事地指控警方有关安排不单严重违犯基本法中对新闻自由的规定,亦大大削弱传媒对警方任何行动之监察。众所周知。理大暴乱期间,暴徒在诺大的理大校园内四处流窜,甚至藏匿储存各种危险品的大学实验室内,由于理大扼守红磡隧道咽喉要道,警方为确保道路畅通及社会秩序,必须尽快平息暴乱,过程中由于暴徒的负隅顽抗及暴力袭击警察,警方多次喷射催泪装置,试图驱散人群。在这样危险紧急的情况下,警方限制记者自由出入,完全是为了保障新闻从业人员的人身安全。新闻自由应该基于人身安全,这是一个最基本的常识,记协作为从业人员的协会,理应明白其中道理,却在事后罔顾事实胡说八道,显示记协根本就不配成为香港新闻从业人员的协会。

2019年10月25日,记协声明称,极度关注高院颁下临时禁制令限制披露警员的个人资料。该宗声明的背景妇孺皆知,那就是在修例风波期间,大批警务执法人员,甚至包括他们的家人乃至幼小的子女的各种私隐资料,都被不法分子姿意起底张榜公告,部分警员的家人之人身安全甚至受到了严重威胁,这其中积极参与起底的还包括部分无良的网络媒体。记协对如此嚣张的违法行径置若罔闻,对自己同伙的不法行为熟视无睹,对警员及家人之生命安全麻木不仁,却对高等法院依法作出的合情合理合法合宪的裁决说三道四,表达不满,公然无视法治挑战法权。记协的声明更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为不法分子张目,客观上煽惑鼓动不法分子不法媒体继续起底警方及其家人,制造社会恐慌与不安。在记协眼中的新闻自由,变成了彻头彻尾为不法分子从事犯罪活动鸣锣开道的自由。

2019年10月4日,当年7月1日大批暴徒冲击及强行进入立法会综合大楼,香港多家传媒的记者为报道现场实况,尾随暴徒进入大楼内进行采访,其中不乏鱼目混珠的伪记者假记者。其中一名曾进入立法会采访的记者,违反香港法例第382章《立法会(权力及特权)条例》第8(3)条所发出的行政指令,即未有遵守立法会人员为维持秩序而发出的指示,进入或逗留在会议厅范围,被控“进入或逗留在会议厅范围罪”,记协声称忧虑记者若仅因跟随示威者进入示威地点采访而被控,将会严重打击新闻自由及削弱市民的知情权,损害公众利益。在这里,记协毫无例外地打起了新闻自由的旗号,借词新闻自由攻击警方的执法行为。立法会不是自由市场,任何人进入立法会范围都必须事先登记并取得立法会同意,记者在未获准许可的情况下,混入暴徒人群,大大增加了警方执法难度。同时,现场的煽情报道也大大助长了暴徒的犯罪心理与情绪,直接导致暴徒失控作乱。记协无视法纪纲常,无视当时暴徒作乱情景,喊冤叫屈,分明是视法律如无物,视维护合法秩序的警方为障碍。

2019年9月24日, 香港传媒界人士发起“记协不代表我”行动:要求取消香港记协资格,直指记协明显的政治立场及倾向性早已不是新闻,比如当暴徒假借记者身份大肆实施破坏行为时,记协发声明称,“不宜动辄捉拿假记者,或要求记者在采访时必须配备认可的记者证等,否则香港没法再享有真正的新闻自由”。翻来覆去颠三倒四所说的还是新闻自由。上述所列举的事例足以证明记协新闻自由的虚伪与双标。其实,2020年8月发生立法会议员许智峯涉嫌禁锢记者四小时的事件后,记协丝毫也没有谴责,反倒是叫该报召开记招,与许智峯当面对质,本末倒置。在记协的眼中,正义与良知,专业与自由是可以随时随地随意解释的一个汉语字词而已,并无固定准确的含义与标准,只要符合记协扭曲歪曲的偏见与立场即可。新闻自由成了记协的遮羞布。

2019年9月4日,记协发出声明,谴责警方7日内多次阻挠记者于公共交通工具采访的行为,包括831太子站及油麻地站、9月1日东涌站及调景岭站、9月3日九龙湾截查九巴事件,斥警方禁止传媒在场拍摄,屡以阻差办工等指控驱赶记者,严重损害新闻自由及公众知情权。记协声称,警方的执法行动令警方在站内之行为缺乏传媒监察,亦导致大量未能确定的消息广泛流传,令社会不同持份者之间本已脆弱的信任再受打击。记协的声明恰恰忽略了一个最基本的事事:太子站、东涌站、油麻地站、调景岭站等地点,正是记协极力推崇的《苹果日报》在修例风波期间长时间酝酿制造谣言谎言的摇篮。记协对诸多谣言谎言视而不见,那是因为记协本身就是谎言的制造商,就是谎言的加工厂,记协的本末倒置,只能证明了自己是修例风波期间妖言惑众者的帮凶,是违法作乱者的辩护者,是苹果日报的代言人,是黎智英的传声筒。

2019年8月14日,在香港连串极端暴力事件中,发生了多起针对新闻工作者的暴力行径:先有中通社女记者被激进示威者包围恐吓,要求删除照片等采访资料,更有环球时报记者在香港机场被长时间持续殴打凌辱。面对这些暴徒震惊全球的不法行径,记协不情不愿地、避重就轻地发了个声明称,对内地记者拍摄受阻挨打表示遗憾。声明对激进示威者围殴记者的暴行只字未提,却别有用心地“提醒”道,“两名记者事发时,均没有配戴记者证”。面对足以判监坐牢的罪行罪犯,记协仅仅是轻描淡写地、似是而非地、顾左右而言他地“遗憾”!记协过往的义愤填膺哪去了?过往的义正词严哪去了?原来,记协眼中口中心中的新闻自由,就是暴力践踏摧毁新闻自由的自由!就是在如此重大事项的表态上,记协依然故技重施,不忘借机煽惑对内地的仇恨。记协的扭曲丑陋的表态,引致全球传媒行业为之侧目为之齿冷。

2019年7月7日,记协声明称,警方要求港铁公司拒绝记者进入高铁西九龙站采访,并于下午约四时三十分再发出更新声明,再次指警方及港铁公司封锁西九龙站,拒绝记者进入站内采访。对记协如此大言不惭地混淆视听,颠倒黑白的谎言声明,警方即时作出严正澄清:警方绝对没有要求或建议港铁公司拒绝记者进入西九龙站进行采访,对于记协作出如此失实的指控,警方表示极度失望及遗憾。高铁西九龙站属港铁公司所管理,警方完全尊重港铁公司对站内实施的措施,并正积极配合港铁公司的安排,确保站内所有人士的安全。记协的满纸谎言绝非孤证,而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公然利用公器,为达到自己污蔑警方的邪恶目的,不惜用谎言谎话甚至歪曲事实来伪装伪造。

2018年8月10日,对港台禁直播“港独”分子陈浩天在外国记者会的演讲,记协亦不失时机地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甚至忧虑政治考虑凌驾新闻专业判断。认为将活动标签为“宣扬港独”而禁止直播,是政治先行、政治凌驾新闻专业判断的作法,有自我审查之嫌。陈浩天因为从事分裂国家的“港独”活动后来被拘捕。虽然不能就此指责记协缺乏先见之明,但是,记协作为媒体组织,理所应当对香港的现实政治有一个基本的掌握与评估,对“港独”活动理所应当有一个清醒的认知。可惜的是,记协不单止断然否定陈浩天的“港独”立场,还武断地下结论称有关界定是政治考虑凌驾新闻专业判断,回过头来看,记协的新闻专业判断不过如此小学鸡水平而已。

也许读者十分关心,记协究竟是些什么人在操弄把持,究竟意欲何为?据媒体人常洛闻的专栏文章,记协2018-2019的“执委会名单”中,包括“立场新闻”与《苹果日报》的多名员工,而这两间传媒机构均是鼓吹黑暴甚至“煽暴谋独”的始作俑者,在这样的机构工作自然是与老板黎智英“同气连枝”的战友与同志。包括记协现任主席杨健兴在内,几位“主笔”实际上与壹传媒关系匪浅。之前的几任“主席”,如李月华、岑倚兰等更是黎智英心腹干将,曾在香港或台湾《苹果日报》长期身居高位。由此可见,记协的幕后教父就是黎智英,记协的总后台就是黎智英,记协唱戏的平台就是《苹果日报》。问题是,《苹果日报》诸多高层已经因为触犯香港国安法被拘捕,《苹果日报》也因涉种种不法行为,在被警方冻结资产之后不得不宣布停刊,黎智英也已经在闷热的监仓中面壁思过。记协还能为所欲为吗?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记协的每一项声明,都与维护新闻自由无关,都切切实实地在践踏蹂躏新闻自由,记协的每一项声明都是彻头彻尾地政治凌驾新闻专业,都是有着特定的政治取舍与特定的政治立场,完全与新闻不搭界,只与他们崇尚的所谓自由有关。当然,他们有触犯香港国安法的胆量,却没有为此负上法律责任的心理准备与勇气,这或许就是记协声明最常见的一种“遗憾”。

搭建唱戏的平台轰然倒塌,搭建平台的幕后掌舵人已然锒铛入狱定罪坐监,在前台唱戏的小丑居然可以安然无恙?居然可以大言不惭地声称维护新闻自由,居然一意孤行地发出为犯罪嫌疑人辩护喝彩、喊冤叫屈的所谓声明,居然还可以有恃无恐地指责攻击警方执法行动,尤其是攻击警方国安处依据香港国安法采取的执法行动。

香港大律师公会在媒体的连番追击下,已经收敛内敛了许多,口口声声称不反对香港国安法,其主席夏博义甚至还变口风称乐见在港实施国安法。香港教协更是在新华社、人民日报的痛击下,8月10日召开记者会,宣布经理事会一致通过解散。唯有记协,依然死性不改,依然执迷不悟,依然负隅顽抗,难道一定要执法部门雷霆出击,蛇打七寸,才能警醒?香港相关部门更加不应该等待上面有所表示暗示,才够胆采取执法行动,而应该当机立断,履职担当,依法执法,兴师问罪记协。要想良政善治,就必须大刀阔斧进行教育改革、司法改革、传媒清污,这是香港未来继续完善选举制度的同时,绝对不能回避而又必须面对的三座大山。只有从根本上解决了这三个问题,香港社会才能风清气正,达致良政善治。

夏天即将结束,秋天自然不期而至,记协这班秋后的蚂蚱到底还能蹦跶几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