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视 > 正文

戏曲+电影效果应该是1+12

时间:2020-11-22 14:09:51 来源: 北京青年报 编辑:gangshiwang

  戏曲是表意的,电影是纪实的,两种不同美学体系的艺术形式如何成功地融合在一起?

  渊源

  在如今的电影院里,“戏曲电影”显然是弱势群体,然而在专家们看来,戏曲电影的发展并不是晦暗的,因为它有着自己的观众群和值得传承的文化精髓。

  谢柏梁还提到了一个数据,证明戏曲电影并不缺少观众,“越剧《红楼梦》电影的受众,初步估计仅仅在1978年的观影人数就有12亿之多,迄今为止,这部电影的观众不低于20亿。拿这个数据来看,中国大部分电影或者所有电影,从单片来看可能比不上戏曲电影《红楼梦》的观众总数量。即便是《红楼梦》舞台剧,其观剧数量也有2亿多人,就一个剧目而言,足以超过百老汇最好的音乐剧演出数量。其他如越剧电影片《梁山伯与祝英台》、黄梅戏《天仙配》的电影观众,都是以5亿、10亿为基本单位的。”

  困境

  然而,在商业电影成为世界潮流的情况下,戏曲电影面临着困境,如何突围则成了一个难题,电影科技显然被寄予了厚望。展映中,马崇杰导演、赵葆秀主演的戏曲电影《风雨同仁堂》便在摄制中首次运用了虚拟拍摄技术,这种方式让戏曲电影在视听语言上有所超越,改变了以往戏曲电影中,实景对于舞台动作的破坏。

  但饶曙光认为,所有的技术都是通过人的智慧和创造,最终还是要回到内容表达。戏曲电影的当务之急是如何与当今观众找到更多对话的通道和空间,形成良性互动,“不管是用传统手段、虚拟手段,还是别的方式,只要能与观众达成共识就对了。”

  专家们表示,戏曲电影中,电影并不一定是辅助,也可以是一种促进,1962年京剧电影《野猪林》拍摄时,李少春先生就在导演崔嵬的建议下,将原来的吹腔改为了京剧的成套唱腔,由此而创作了广为流传的“大雪飘”,这是电影的功劳。

  马崇杰导演认为,戏曲电影对于“人才”有很高的要求,“必须了解戏曲、熟悉戏曲,这样才能把戏曲蕴含的美,完完整整呈现在银幕上,才能更好地用电影的视听语言升华戏曲舞台的效果。”

  建立一定形式的戏曲电影院线

  马崇杰导演对此也很赞同,他表示,自己作为电影人一直把弘扬戏曲电影作为义不容辞的责任。但是,只有创作人员的努力并不够,戏曲电影的光大需要有院线以及从上至下的支持力度,这样才能吸引更多观众。

  内存

  “首艺联2020戏曲电影展映”戏曲电影论坛,是“首艺联2020戏曲电影展映”惠民放映的收官活动。

  活动期间,除了进行戏曲电影论坛活动之外,由谭孝曾、赵葆秀、谷文月、谭正岩等戏曲名家,与戏曲电影学者高小健、戏曲专家赵雷等组成的导赏团队,在11天时间里奉献出8场精彩的影片映前导赏。他们为近800位影迷、戏迷、观众介绍了不同门类的戏曲艺术知识、剧目的创作与演变、同剧目舞台版与电影版的异同、如何更好地赏析多维度高水平的解析,使观众受益匪浅。

<p style="margin: 0px 0px 15px; padding: 0px; color: rgb(64, 64, 64); font-family: " pingfang="" sc",="" "lantinghei="" "helvetica="" neue",="" helvetica,="" arial,="" "microsoft="" yahei",="" stheitisc-light,="" simsun,="" "wenquanyi="" zen="" hei",="" micro="" sans-serif;="" font-size:="" 18px;"="">  文/本报记者 肖扬 供图/主办方 统筹/满羿